【北京国际水展】高成本叠加“建而不用” 农村污水处理还有哪些新机会

源自新华社日前报道称,以处理生活垃圾和生活污水为重点的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已在各地全面展开。截至2019年6月,国新开工建设农村生活垃圾处理设施5万多处、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9万多处。   作为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的关键一环,近年来农村污水治 阅读全文>>

源自新华社日前报道称,以处理生活垃圾和生活污水为重点的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已在各地全面展开。截至2019年6月,国新开工建设农村生活垃圾处理设施5万多处、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9万多处。

  作为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的关键一环,近年来农村污水治理成了水污染治理领域的主战场。尤其在水环境敏感区和水体污染严重地区,农村生活污水治理也是控制污染的重要措施。早在2017年初,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方案》,提出梯次推进农村生活污水治理。据农业农村部副部长余欣荣介绍,截至2018年底,近30%的农户生活污水得到处理,污水乱排乱放现象明显减少。

  在专家看来,目前村镇污水治理的宏观环境相对利好,但是行业痛点依然突出。在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方面,污水处理难度最大。农村生活污水包括生活洗涤污水、厨房和冲厕污水以及养殖畜禽污水等,具有地区差异较显著,悬浮物、有机物、氮磷浓度较高等特性。“也正基于农村生活污水排放分散、方式随意、成分不同,是农村人居环境治理的难点和突出短板。”

  由于缺乏历史积累,科技研发相对滞后,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相关技术产品针对性、适用性不强。尽管城镇生活污水治理技术工艺已日臻成熟,但是难以直接应用于农村生活污水治理。对比来看,在越接近城市的村镇,计量、收费难度较小;在越分散的农村地区,大多农村污水量难以计量,污水费征收率低,农村居民用水亦难以监测。与此同时,各地污泥的稳定化或无害化处理基本还是空白。

  而在村镇污水处理设施基础建设的同时,管网缺失、难以维护等问题逐渐暴露。有些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由于缺乏后续管护资金和运维人员,出现停运的情况,被业界戏称为“白天晒太阳,晚上晒月亮”。根据国家审计署发布的2018年第2号公告——2017年第四季度国家重大政策措施落实情况跟踪审计结果显示,环保项目建设缓慢或建成后闲置情况较为严重。

  维持污水处理设施的长效运行,还需长期稳定的资金投入规划到位后,资金保障是治理工作推进的关键。钱从哪儿来?如何解决资金问题确实是推进包括农村污水处理在内的环境整治面临的一个大问题。由于国家标准的不确定性,农村污水处理模式亦多种多样,包括集中式、分散式、分户式等,这些不同的工艺和模式均对项目的边际条件的确定造成了较大困难。目前仍缺乏适合农村地区、建设使用成本较低、维护简便的设施设备。

  以一个5000人左右中等规模的小城镇计算,要建设日处理能力600吨的污水处理设施(含预留处理能力),前期各类投入在1000万元左右。“低成本运作是保证设施长期运行的关键。”业内认为,各级财政投入毕竟有限,怎样解决农村污水处理巨大的投入资金缺口,还需要进一步创新农业投融资的体制机制,特别是创新投入模式。此外,相对城市而言,农村污水处理市场更分散,专业人员少,对运维的要求更直接、迫切。

  目前,国家已出台有关农村生活污水治理的技术指南和规范,兼顾了各地适用性,但主要基于全国平均水平和基本情况进行污染治理测算及模式选择。农村污水治理是否好验收、易考核,关系成果大小,其关键则是因地制宜、科学可行的治理技术和排放标准。如果按照城市污水处理项目的思路,约定基本水量作为最低水量进行费用支付,社会资本和地方政府都会面临较大风险。

  不搞“一刀切”是提高农村污水治理效率的基础。诚如对于水环境不够敏感的地区,如果将粪污处理好,做到及时清理和资源化利用,即可解决生活污水脏臭的主要问题。就具体技术处理路径来看,组合技术中的生物+生态组合处理技术因其符合农村生活污水的特点以及农村独特的地理环境而得到更多的开发使用,将有更广阔的发展前景。

文章来源:环保在线